• 031.どしゃぶりの雨の中で 071018
    ——倾盆大雨中

    "倾盆......倾......"
    "怎么了么,夏未?"
    "在好奇,到底是谁首先用这个词来形容雨下得很大?"
    "恩...不知道呢~为什么会在意这个问题??"
    "突然想到的呀,还有,'瓢泼大雨'和'倾盆大雨'又有什么差别??"
    "......夏未,明天不是休息日哦~"
    "???"
    "已经23点了哦~~"
    ...

  • 忽然發覺,自己其實已是個很幸福之人.身邊朋友為數不多卻是個個極品.
    前幾日同學聚會去K歌,又見到了小白,某隻再一次滿足地飽聞天籟.此君唱功極扎實,開腔有如行雲流水,玉潤珠圓.音調的過度與變化也十分自然,是號稱"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來"的某所做不到的,令某羨慕不已.對於一直坐在她近前的某的耳朵也是極受用的.不過不只是耳朵,還有心.(笑)
    自高中時代起,此君便是除去占班級總人數2/3的肩扛"炮筒"與"盾牌",搏命于色彩世界的"戰士"外,所剩無幾的那1/3的治愈系.每每有此君在隔壁教室...
  • 又增加了一首歌,每当找到喜欢的音乐都会想要放来BLOG,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喜欢(本来就很受欢迎了的说-_-|||).
    也不知在我这窝屈指可数的几位访客中可有人会注意到我放的这几首歌,呵呵...
    (换歌比更新日志还要勤快的人...)
    每首歌都是我的爱,是我某段时期心情的证明.所以,即便没人会欣赏,对我而言,依然是十分重要的(振作点啦,不会那么惨的.大概......|||).
    经常会为了听歌而跑来窝里发呆...脑袋里像过电影一样回忆着过去的一幕幕...亦或是一片空...
  • お題配布-「0501」

    021.何処まで行けば 071014
    ——假如能去何处

    "现在想去哪里?"
    "哪里都好,只要那有你就可以."

    022.知りながら知らないフリ 071014
    ——装做不知的样子

    装傻,又在装傻.在你引领我到达目的地之前,我完全猜不到任何结果......

    ...
  • 早上给月亲留言说梦到了她,中午时便收到了回话.于是大喜过望呢,呵呵.拉着亲一起闲侃的时候某只总是会觉得很享受,不知亲会不会嫌烦(笑).
    说起来经常会这样,当我心情很糟糕的时候只要看到我深爱着的亲们上线与我打招呼,所有的不愉快马上便烟消云散了.接下来的时间里不论是争辩还是打趣闲侃,全部都会使我感到快乐.之后再回过头来思考之前使我不愉快的原因,竟发现是那么的不值一提(再笑).
    所以,这便是朋友的魔力.是深深驻进我心中的大家的力量.

  • 临睡之前又爬上朋友们的BLOG看了看,发现大家生活的都很好(至少看起来都很好),啊~好羡慕...尽情的画画,游戏,恋爱......好羡慕......反观自身,还真是变得宅的不能再宅,腐得不能再腐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羡慕人家画画漂亮,羡慕人家生活富足,羡慕人家恋爱幸福...似乎别人的一切都要比自己的好.就象那句老话"别人碗里的总是比自己的香".笑,我常这样说自家的狗狗来着.现在轮到自己了.其实,人家的就是人家的,虽然很羡慕,但那些毕竟都不属于我.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知足长乐嘛...想要的东西,我会靠自己努力去争取.可是,我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朋友是羁绊.
    无论过了多久,我都未曾忘记过你们.即使现在仍然保持有联系的只有少少的几个人,我都感到很幸福....
  • 昏昏沉沉的又睡了一整天,醒来时听见窗外风声大作,天好黑,头好晕...希望爸爸妈妈早点回来.
    勉强爬起来,抓过一大瓶酸牛奶"咕咚~咕咚~咕咚..."
    呼~好喝...头好晕......|||
    一头栽回床上,外面竟然下雨了......||||||
    都已是冬天了说,竟然还会下雨...(有什么不对么)
    算了,其实心情低落的也一直都在下雨.难道这雨是我召来的么(你哪有那么伟大),从没觉得自己的体质是"雨女"来着...
    不行,就算是下一秒就要死了,之前我也要把电脑打开(没救了没救了).
    新换的桌面,我亲爱的小妖精.你怎么那么可爱说(某只从另一层面表现出的自恋写照|||)~~
    果然那是个钱坑啊,栽下去就是粉...
  • 本是打算写文来纪念某只终于从中朝边境回到了自己的窝,找来找去,便发现似乎只得这个题目比较合适,呵呵...(干笑声)
    "远"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的确是比较远,对于从不愿离家独处的某来说思乡的情绪每天都是存在的,与日俱增.
    仅仅只相隔了一条河流,站在河对岸遥望着那边的景致,明明那么近,若不是心中事先已有了"那边是朝鲜"的概念,我似乎也完全不会意识到两岸就是两个国家.
    "如果想过去的话,就再也回不来了."朋友打趣说的话,我竟然真的很认真的去考虑了.(笑)
    明明那么近的.却总是感到有不明的隔阂.两岸那么的相似,同样有山,有田,有房屋,有人声...却又那么的不同——"那岸被战争摧残过的土地,即...
  • 某只承认自己一向是很博爱,博爱到连最喜欢什么都说不清的欠扁程度.
    接触完美大概一个月的时间,从最早喜欢妖兽白虎之后的憨态(= =|||)到今天发现羽芒回身一箭也很帅气,于是在二者之间开始摇摆.同等的喜欢,不分伯仲(好吧,你去养一窝老虎再把只MG固定那个姿势冻成冰雕|||).
    从很久前开始,某只就从没有完完全全的去喜欢过一样事物.习惯的在身边搜罗所有让我感兴趣的小光点.这个人的侧脸,那个人的手腕;这件衣服的袖口,那双鞋子的鞋底...(|||)也习惯了从某个小光点去接受他/她/它的全部.
    然而这必然无法长久,只因一点而去爱所有.那么当那一点消失了,我的爱是不是也就会跟着一起消失了呢?
    不过是爱屋及乌罢了.
    所以自己依然很博爱,容易爱上很多事物,但是注定都不会长久...